1024核

 光下,正对着的是小鸟酱阴晴不定的脸。小鸟酱愣住了,只见小鸟酱很自在地挨着鹿少女旁边,不以为意地说:「我没吓着妳吧?一会儿多喝两杯,这裡的特调鸡尾酒非常爽口。」小鸟酱觉得脸烧了起来,鹿少女勉强地挪动自己有些发软的身躯,紧张地想:人家可能没注...
 意愿为长大的女儿费心劳力了?小鸟酱有些怔忡,直到烤箱裡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味,奶油的甜腻是那样强烈,就像过去廿多年心底的哀愁和迷惑一样浓得化不开。鹿少女套上厚厚的手套端出烤盘,望着那一块块金黄的成品,火候正好,就连发呆的时间也没耽误。将奶...
 性感妖媚女人可是很有眼光的。」小鸟酱嗤地一笑:「别跟我扯那种长着包子脸、豆子眼、朝天鼻、大暴牙、鸡窝头、满脸青春痘的阿花……赵玻璃是没那麽丑,当炮友可以了。」 「你的炮友还不够啊?有没有一个师?还是一个团?」 「我可没那麽飢不择食。」 「这还不...
 女,脸上挂着一对愈来愈深的酒窝,好像发现了什麽稀奇的事物一样地直望着鹿少女笑。小鸟酱很快淋浴完毕,穿妥了脱掉的性感衣服走了出来,模样很是着急,头髮甚至还滴着水。秦先生忙乱地抹了抹脸,套上鞋袜便要赶着离开,也没有望向小鸟酱一眼。黄悲笑嘻嘻地...
62   2019-09-25

一堆笑话C

 一堆笑话C 一堆笑话C2007/01/04 20:22:31浏览479|回应0|推荐0一位魔术师在一艘小邮轮上工作,已有一两年的时间了。这两年来,他每个晚上有一样的秀场,观众们都喜欢他。不过,因为观众群经常的更换。 所以他也就不必要急着学新戏法了。但是,几年下来...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